回最上一頁

書目及產品

 
十五歲那年  我在斯洛伐克

十五歲那年 我在斯洛伐克

作者孫懷恩   出版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ISBN962-8326-08-2售價HK$35孫 懷 恩 是 一 位 十 五 歲 的 草 根 階 層 初 中 女 生 , 去 年 參 加 國 際 學 生 交 換 計 劃 , 到 歐 洲 斯 洛 伐 克 學 習 一 年 。 第 一 次 離 家 , 孫 懷 恩 寫 了 五 十 封 家 書 給 在 香 港 的 父 母 , 詳 細 描 述 當 地 生 活 的 苦 與 樂 。 書 信 中 出 現 很 多 人 物 , 都 是 生 活 在 孫 懷 恩 周 邊 的 本 地 人 , 性 格 躍 現 , 很 有 倫 理 劇 的 趣 味 。 從 來 家 書 都 是 越 寫 越 短 , 孫 懷 恩 的 書 信 卻 一 封 比 一 封 長 。 文 字 也 一 封 比 一 封 進 步 。 充 滿 年 青 人 領 受 新 生 活 的 勇 氣 , 絕 對 值 得 和 同 輩 人 分 享 。

此書經已售罄。

 
Share
  • 《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伐克》

    賣點:十五歲女孩作交換生時的感受
    內容:作者十五歲時到斯洛伐克,即捷克作交換生,初時以為交換生的生活是多姿多采的,豈料這交流生活竟是沉悶非常。作者在渡過一年的交換生生涯時,以寫信排解內心的苦悶,但估不到竟然會寫出四百多封信到香港,其中有五十多封是給她的父母,在這五十多封信中,出版社輯錄了當中的四十篇出版。
    讀後感:十五歲女孩的筆觸寫的四十封家書,封封真情流露,撇開能否登大雅之堂的討論,作為一個生活記錄,作者可算是成功了。
    錄於《TVB週刊》1997年

     
     
  • 十五歲香港女孩在捷克

    收到「進一步多媒體」寄來的新書《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伐克》,發現做一個獨立自主出版人真的可以隨心所欲:心血來潮突然來個十五歲香港女孩書信錄。
    江瓊珠懷疑,現在十五、六歲的女孩子還有誰會用寄信、以文字做溝通的媒介?這位九六至九七年在斯洛伐克(Slovakia)前捷克南部生活了一年的Alison(孫懷恩),總共寫了近四百封信回港給父母和朋友。於是書信明信片包裹就成為香港與捷克人之間的另一種文化交流。
    如何融入知慳識儉的Host Parents的日常生活?十五歲女孩也開始要學習家計:捷克姊妹Host Dad特別喜歡從香港寄到的花生及芝麻糊,Host Mum喜歡紅棗……食物本來就是交流最好方式之一,一頓晚餐就是一次民族胃口大雜會的好場景。改了個捷克語名字Dobroslava的懷恩來煮中國菜:粉絲沙樂美腸金針雲耳,再加厚飯焦。在斯洛伐克的生活中亦見到香港的情景:公仔麵萬歲、香港大火……
    一年後回來香港的Dobroslava才發覺自己竟然寫了這麼多封信。
    當然在這個以為沒有人用手寫信的年代,一張張比E-mail慢幾百倍,塗滿歪歪手寫字跡的信紙或postcard,還是世界最美好的事物之一。
    撰文:陳偉權
    錄於《香港經濟日報》1998年1月15日

     
     
  • 她十五歲那年……

    喜歡聽年輕人談論他們的夢想、理想,別管理想是否達到,也不必介懷夢想是否成真,總之曾經作夢說夢,也就不枉少年頭。
    事實上,作夢的年紀,十分短暫,轉瞬即逝,再回頭已是哀樂中年的人生了,所以最怕年輕人的夢比現實還要現實,那份赤子之心,壓縮得變了形,那段應是繁花似錦的夢還沒有開始,眼睛已瞪得大大,醒了。
    春節期間,讀了一本書──《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克》,寫載了一個年輕女孩的夢。
    作者是個名叫孫懷恩的十五歲中學女生。
    她獨立、開朗,有夢想,也有理想,她不願只吃喝玩樂,她也不要名牌,於是她參加了交流計劃,擴闊視野,練就自己觀察力、創造力以及勇氣,所以毅然離開香港,在十五歲那年選擇了「去斯洛伐克闖闖」,嘗試面對困難,體會人生真諦。
    這本書是她給爸媽和朋友的家書,文字沒有甚麼看頭,完全是我手寫我口,白話文、廣東話與英文,夾雜使用,但,卻是真情流露,不知不覺便投入了她的十五歲的世界裏。
    撰文:葉潔馨
    錄於《香港經濟日報》1998年2月3日

     
     
  • 我在斯洛伐克──十五歲那年

    對於一個十五歲的女學生來說,每天的生活可以是返學、放學、做功課、睇電視、沉迷漫畫、煲電話粥。但她選擇以另一種形式去渡過十五歲這一年的生活。她孤身上路,到一個鮮為人知的小國──斯洛伐克。
    她希望過一個好玩而又多姿多采的交流生活,雖然一切並不理想,但這一年著實為她帶來許多經驗以及一本屬於她的書,她就是孫懷恩。
    不同角度看不同國度
    F3那年,阿恩得到一些有關交流活動的資料,發覺交流生活很多姿多采,加上父母亦沒反對,於是就決定一試。經過甄選後結果被取錄。由此,就踏上她不平凡的一年。最初阿恩原來是選擇到意大利交流,斯洛伐克只是第五個選擇。問她為何會選這個不熟悉的地方,她說因為看介紹錄影帶時,覺得斯洛伐克的建築物很美,環境很清潔,非常吸引。(真係容易俾人呃!)
    事實上,美和清潔是斯洛伐克給阿恩的第一印象。「斯洛伐克真的好靚、好有歐洲色彩,」一向生活在石屎森林的阿恩對那裏的環境讚口不絕。但是,外在的環境只是浮光掠影的印象,真正的生活才是最確實的感受。
    由於文化及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初到異地的阿恩感到很不習慣。以前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國同屬一國,屬於東歐集團,現在已經獨立和不再由共產黨統治,但始終經濟發展仍十分落後。「最初Host Mom(接待家庭的媽媽)覺得我好浪費,我在香港習慣天天沖涼、天天換衣服,但原來他們四、五天才沖一次涼及換衫,因為可以慳水喎!」「而我每一天的消費,Host Dad都會很小心的一一記下,不論買郵票啦、吃飯啦、乘車啦,統統一清二楚,因為他們怕我會亂花錢,但令我覺得十分麻煩。」這一切最初都令小妮子不習慣和不愉快,但她經常勉勵自己,要融入他們的生活才可達到交流目的,縱使不太願意亦都照單全收。
    基於地域上的距離和資訊不發達,斯洛伐克對香港、中國以及亞洲的認識都很少。
    「好多人只知道有李小龍和成龍,所以會以為中國人個個都很好武功,別人總喜歡問我是否懂功夫。」「有些人更誤以為香港是日本的首都,真是氣死!」「此外,他們又覺得亞洲女仔一定很順從及很不獨立,而中國女仔就一定喜歡煮飯及煮得好好。唉!可惜我就偏偏不懂煮飯。」話雖如此,阿恩都勇於嘗試,經常花三、四個小時,弄一頓不像樣的中式晚飯給她的接待家庭。當然好與否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一番心意。
    未曾想過當作家的小作家
    問到阿恩何以會將家書出版成書,她說自己也是「矇查查」的。原來,阿恩的家人與該出版社的負責人早已相熟,那人亦知道她在斯洛伐克交流的事,所以阿恩回港後就被游說出這本書。其實阿恩從未想過這些家書會「暴露於人前」,因此最初也很不願意,而且亦覺得應該沒有甚麼市場。但見那位負責人盛意拳拳的相邀,並冒著蝕本的危險,阿恩亦不好意思太忸怩。
    那麼,究竟阿恩的志願是否當一位大作家呢?她說:「太遙遠的事還未想呀!現時最重要是努力讀書。」據孫媽媽說,阿恩好希望將來到中國大陸的名大學讀書,因為覺得可以更靜心學習。年紀輕輕已如此懂事,真令記者自愧不如。
    枯燥中體現人生真樂趣
    原本以為交流生活一定很剌激、很多節目、很特別、殊不知竟然是特別的悶。
    在香港很普通、平凡的娛樂消遺,在斯洛伐克則視為大節目,她說:「全國只有數間麥當勞,所以很少去。到戲院看電影亦是一個很『隆重』的節目。至於逛街,更是不值一談,因為那裏的所謂大型百貨公司原來只是香港的國貨公司,很多貨品都由中國製造。」
    阿恩總是不明白在香港經常都很忙,在斯洛伐克則非常空閒,一天彷佛有四十八小時似的。每天她除了返學之外,其餘時間就是用來寫信(她總共寫了四百多封信給香港的父母及朋友)。至於星期六、日及其他不用上課的日子她便悶得發慌。這一點是她絕對始料不及的。
    縱然最初有一萬個不願意,後來她卻漸漸發覺原來平淡的生活,也可以很有趣味。她說那裏讀書氣氛很好,考試壓力不大,功課亦很少,但是人人都手不釋卷,很愛讀書。阿恩體會到毫無壓力的環境下讀書原來可以很有趣。
    斯洛伐克除了適合讀書外,亦很適合真正想體會家庭生活的人。「斯洛伐克人很重視家庭生活,不論開派對、野餐抑或是滑雪,通常都是全家總動員的一齊參與。加上他們十分熱情,很喜歡邀請朋友參加他們的家庭活動。」所以斯洛伐克人的家庭關係一般也蠻不錯。而她也逐漸習慣這種恬靜而又溫馨的小鎮生活,亦體會到快樂原來可以很簡單。
    後記
    整個訪問中,令記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孫懷恩與家人親密的關係。雖是獨生女,她沒有因而恃寵生驕,反而十分堅強獨立,所以孫媽媽對阿恩有百分百的信心。在香港許多家庭中,父母與子女都有溝通的問題,同住一屋有時亦恍如陌路人。但阿恩與媽媽縱有地域上的阻隔,仍保持每隔幾天通信一次,就算是聊聊數句,也扺上萬金。箇中溫情非筆墨所能形容。
    撰文:海豚
    錄於《東方日報》1998年2月16日

     
     
  • 十五歲那年,我的……

    朋友自背包抽出一本小書,推上前來:「我想你會喜歡……」
    驟看封面,以為是一幀明信片給裁掉一角,看清楚才曉得那是真正的明信片──給放在封面上,有門牌地址上款下款諸如此類──由此自成一片風景。書本以明信片上的信息為題,作者名孫懷恩,說的是她十五歲那年,參加學生交流計劃,獨個兒到了斯洛伐克,在當地生活一年的雜記,以及生活體驗。
    十五歲的少女,一般來說,還是荳芽夢正濃的年紀。稍為「長進」的則肯定是埋首書本,日啃夜啃,憧憬拿個二優五良的會考成績,以備他日能夠晉身青雲路,一世無憂也無需父母擔憂之輩。像懷恩這樣的女孩子,能夠毅然放下香港的優游生活向外闖,又主動、積極的投入「外人」的家庭,分享他們的快樂的同時,也分擔他們的煩惱,實在無法不教人另眼相看。
    想起那些往往因為些小事要生要死的小朋友們,懷恩是可愛多了。
    撰文:余晴
    錄於《香港經濟日報》1998年

     
     
  • 十五歲那年,她到了斯洛伐克

    大家還記不記得,十五歲那年自己做過甚麼?在本地,有一個叫孫懷恩的小妹妹,在兩年前、即她十五歲那年到了一處名叫斯洛伐克的地方當交換生。
    也許你們會覺得奇怪,孫懷恩為何要暫停學業,到斯洛伐克此等「山卡罅」地方做交換生?好揀唔揀,要選都選個大都會如倫敦/紐約/巴黎呀?!老實說,編輯部同事也講不出斯洛伐克(Slovakia)的所在,「城筆」編輯拿著這本書,也要翻看世界地圖才搞清楚,原來斯洛伐克在匈牙利「樓上」、捷克共和國「隔離」。
    大扺斯洛伐克的生活真的悶得發慌,於是孫懷恩在一年內寫了四百多封信回港,單是寫回家已有五十多封,此書──《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伐克》便是輯錄她寫給父母的書信而成。
    可能有讀者會問:在斯洛伐克當了一年交換生,小妹妹究竟有何得著?根據書的後記(Pg.143),似乎除了第四點(「一個讓我感受到香港的父母真的很關心我的 Host Family」)外,其餘的,如「八公斤我不想要的體重」或「學到半桶水也沒有的斯洛伐克文」也是壞多於好,不過,假若大家將法國哲學家笛卡兒(Descartes)的名句:「我思故我在(Je pense donc je suis),看成「我活故我在」,便會明白這一年的體驗有多寶貴了。
    撰文:《明報周刊》EDITOR'S CHOICE
    錄於《明報周刊》1998年2月16日

     
     
  • 一個少女體驗東歐生活的家書

    親愛的孫懷恩:
    決定書信形式來介紹你的書信集後,我面對的問題正如你的家書輯錄成書的問題。我是個專業寫作人,早已意識到這信的讀者不單是你,因為一旦要公開,讀者是大眾,這信的內容就不能太鬆散和重複。同樣地你的家書誠然是你和父母的私語,看來寫時未預算公開,因此書的內容與後記相比,顯得瑣碎而重複,有欠份量呢!
    然而,我嘗試以和你聊天的心情閱畢全書。你在斯洛伐克的交換生日子,反映了AFS國際交換生計劃失敗的一面。表面上你浪費了一年的黃金學習時間,但你堅持留下並努力在一個不甚溫馨的接待家庭中學習當地的生活,可見你是個獨立而勇敢的人。
    編者沒有把書信內的廣東話改為書面語,呈現年輕一代傳神的言詞,風趣而有人情味,相信你媽媽看到也舒懷。
    書內所選書信大多記述飲食、送禮、匯款、收包裹等,我也曾在國外生活過,明白飲食和送禮是留學生(或多或少代表香港文化身份)適應外國生活的要項。但你的生活體驗內容,只稍有提及,未見你對這充裕空間一年中所作思考的記述。相信你這年的生活是有很深的體驗和思考的,正如你在後記提到,你所得到的除了體重增加,更有語言學習、友情,父母愛的感受。
    撰文:絲芍
    錄於《明報周刊》

     
     
  • 《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伐克》

    到底斯洛伐克是一個甚麼地方?與其看死板的旅遊圖片,不如看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孫懷恩到斯洛伐克做交換生的經歷。
    記的可能都是瑣事,但孫懷恩生動率直的文筆令讀者體會到處身異地的剌激和徬惶,還有帶點荒唐的斯洛伐克接待父母。他們愛吃「多多花生糊」及不懂得使用自己國家的銀行服務。雖然有苦有樂,但孫懷恩仍努力投入交換生生活,讀者也讀得輕鬆。
    錄於《Magpaper》1998年1月30日

     
     
  • 十五歲的視野──讀《十五歲那年我在斯洛伐克》

    我想所有前往外地移民旅遊公幹時,恨不得將整個香港都塞進皮箱裏帶在身邊四圍走的香港人,都應該看一看這本書。書裏面沒有提供必攜物品清單,也沒有告訴你如何尋找唐餐館和港產錄影帶。在一個人生路不熟又語言不通的環境裏,孫懷恩屢次以「我想我應融入他們的各種習慣,以達致交流的目的」來自我提醒,坦率認真而且貫徹始終。在斯洛伐克一年的交流生活裏,縱然生活有各種各樣的不適應,上至文化上的差異,小至食物上口味不同,作者自始至終都以開放的胸襟來面對,而且不乏幽點感;文化交流不光是期望別人接受自己,也要主動的接受別人的生活方式,這一點,十五歲的孫懷恩可說十分成功。
    寫信生活也是收穫
    這是一本很有趣的小書,內容全是作者十五歲時在斯洛伐克作交流生時,寫給父母的家書。在斯洛伐克一年,她寫了四百多封信給她的同學與家人,光是給父母的信便有五十多封,也就是這本書的主要內容。如此勤於書信,當然並非因為計劃日後作出版之用。能集成書,是在作者意料之外。然而寫這麼多信的原因,更是一個意外:「我原以為交流生活是特別的,多姿多采的。但原來交流生活竟是特別的沉悶,完全說不上多姿多采!可能在香港習慣了每一天都要忙碌,自己竟然對這種別人渴望的『優悠生活』叫苦連天!但交流生活就要學習別人的生活,於是我就在斯洛伐克渡過一年的寫信生活!」如此這般,也是一種收穫,孫懷恩也不覺得有甚麼不妥當或損失。
    給爸媽的書信中絮絮述說的,不過是一個在斯洛伐克作交流生的女孩子的日常生活:在Host family裏與寄父寄母和兩個姊妹相處時的開心與不快;在學校裏學Slovak,做presentation介紹香港,與同學來往;在香港與斯洛伐克之間來來往往的書信和禮物,煮中國菜時的「蝦碌」……都是一些不能再平凡的家常閒話。可是在零零碎碎的小事裏,浮現出的是一幅斯洛伐克交流生活的生活圖,在裏面看到的是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女子如何開拓自己的生活空間與胸襟,開揚明朗之餘,更可貴的是有幽默感,不時的自嘲,可見作者雖然說斯洛伐克的生活平淡,倒未至於淡而無味,而她也能在其中自得其樂。
    拓展個人空間的努力
    因為只是家書,也沒有想過會這樣一本正經的被人拿來出版,書中的文字看來有點粗糙,中文英文與廣東話混為一談,有時甚至不太合語法,語文老師也許要搖頭。可是寫著寫著,看得出作者的語文能力在進步,加上態度上的率真和觀察力強,這些書信自有一種不合規格的趣味。既有遊記裏的異地風族人情,但沒有一本正經的文化政治社會經濟簡介;有家書的真性真情與日記的個人感性,但讀者卻又能夠與作者一起分享她的所見所聞,投入她的世界。
    這本書的意義其實不止於此,透過這些書信所形容的各種經歷,讓人看到的是一個人追求獨立,致力拓展個人空間的努力,孫懷恩前往斯洛伐克作交流生,不但需要一筆額外的金錢,還得花上一整年的時間,因為香港的學校不接納她在斯洛伐克的學歷,所以她自稱「超齡中四文科生」。在香港這個事事講求急功近利的社會裏,能夠花一年的時間前往外地(而且不是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大眾熟悉的地方)作文化交流體驗生活,不能不說是難能可貴值得鼓勵的事。
    不但孫懷恩的選擇值得鼓勵,我想在這本書的背後,更值得大家敬佩的,就是那兩位收信人──孫懷恩的父母。如果他們不認同女兒「文化交流」的視野和胸襟,不給予支持的話,也許這本書就不會存在了。
    撰文:藍天雲
    錄於《信報》1998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