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最上一頁

書目及產品

 
我們的足球場

我們的足球場

作者呂大樂等   出版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ISBN962-8326-11-2售價HK$50熱 愛 足 球 的 人 認 為 , 足 球 就 是 生 命 (而 這 可 能 已 是 講 得 太 輕 鬆 了) 。 他 們 又 覺 得 每 支 球 隊 、 每 種 足 球 踢 法 都 代 表 著 一 種 價 值 觀 、 一 種 文 化 ; 因 此 每 個 球 迷 必 須 對 足 球 有 著 一 種 個 人 的 態 度 ─ ─ 也 就 是 都 要 有 他 的 位 置 和 踼 法 。 從 足 球 看 人 生 , 是 對 自 己 抱 有 的 足 球 態 度 的 進 一 步 說 明 。 九 個 球 員 (包 括 呂 大 樂 、 湯 禎 兆 、 盧 敬 華 、 何 渭 枝 、 梁 世 榮 等) 各 用 自 己 的 踢 法 , 演 繹 「我 們 的 足 球 場」 上 的 喜 怒 哀 樂 。

此書經已售罄。

 
Share
  • 每個人總有自己的踢法

    我不知道英國球迷寫足球的熱情可否同香港的相提並論,不過對踢波或睇波大的香港人而言,這類書都自有它的討論價值。燃起我們往日的足球記憶之餘,最重要其實是提醒我們流行文化其實是一樣實踐與自得其樂的活動,用呂大樂的說法,就是「每個人總有自己的踢法」。《我們的足球場》正為我們提供了不同踢法的詮釋,一球傳來,看官接球!
    英國流行作家 (如Nick Hornby) 寫足球,從個人入手見到球迷的執迷,香港的《我們的足球場》則是立體多角度,不同學者、作家、球迷寫足球經驗的喜與樂,不同的寫法,其實就是不同閱讀角度的顯示。
    個人歷史集體記憶
    此足球書說著大大小小的成長故事,令人記得同一出版社出過的《環頭環尾私檔案》。梁世榮說足球成長歲月、巴西的愛憎、細數巴西隊八二與八六年的經典賽事,讀者自然大有懷舊之樂。
    而最令讀者有共鳴的,自然是波場上的共通歲月,以及香港足球的起落故事,由講波佬到足球偶像逐個數。少不免變了白頭宮女話前朝,往日足球的風光與瘋狂,今天都不復見,此所以書中提及的本地足球事件都是過去式。
    文化印記
    足球本身也有自己的文化,潘源良解釋足球難以在美國流行固然簡單到題;葉輝講對巴西的執迷又同巴西文化與歐陸足球文化沾上邊;而湯禎兆以足球場比喻為另一種成長教育場所,亦為我們提供了另一個思考足球的路向。
    正如尾段呂大樂引述卡繆:「我的道德標準及人生責任,都是從足球那裏學回來。」這是一本給對足球有感情的朋友看的書,足球往往間接提供我們對生活的看法,用足球場來面對人生,也就是流行文化文本的精義所在。
    撰文:李照興
    錄於『香港經濟日報』1998年4月17日

     
     
  • 她的足球場

    《我們的足球場》其實不應該只屬於男人。回想起小時候,原來自己亦曾經有過如梁懿剛「在公屋主場的領悟」。
    男仔頭落場
    我的主場是由家門口到升降機口,少於25米乘2米的走廊,隊員兼對手是鄰居的三兄弟,除了頭尾兩端的鐵閘外,另一個難度更高的龍門,是每十分鐘開一次門的升降機。男仔頭定女仔頭也好少理,至緊要是贏,有時還打「茅」波。
    但這偶然落場還不及世界杯時全層哄動的沒齒難忘。坪石村是正方形的四邊設計,每邊有八戶人家,一層三十二戶,每幢有二十八層,即是八百九十六家人。四邊中間是中空的天井。記得八六年的公屋還不是人人都裝有冷氣機的,於是這個人人都打開大門的夏天,令世界杯熱上加熱,每當有波入,無論你是哪邊哪國的擁躉,都會聽到全幢樓的環迴聲響,「嘩」得更立體,如杜比聲四邊走。
    這是小時候所剩無幾的屋 記憶,回想起都幾興奮。一個可盛載近千架電視機的垂直立體足球場。電視機年代,球場內外,內圍及外圍觀眾,各家自有各自的球迷故事。
    強制性女球迷
    長大後有的是另一種女性足球經驗──Compulsive football fan,如果你有個死硬派曼聯迷的男友或丈夫,一種額外的情感支持,也成為附加的義務。以下是一個「超迷」的真實例子,朋友全家四個男人,由老豆、阿哥到細佬都是忠心曼聯迷。他回憶小時候一場生死悠關的FA Cup:曼聯對利物浦迷在電視機前拗手瓜時,媽咪突然想起上一次曼聯贏波時,她正在燙衫。此話一出,就鑄成大錯,自願或不自願也好。瘋狂球迷的家庭主婦以後在曼聯出場時,為應小兒子的要求,媽咪被逼成為熨衫支持曼聯的家庭主婦,「用力 !用力 !嘩!」等到上半場四十五分鐘完時,大家才鬆鬆口氣,下半場要更加加油了。真不知有多少件衫被熨「」。
    超級球迷,不怕一萬最怕萬一,寧可信好過不信。現在每次談起,都可笑壞肚皮。紅魔鬼的指定動作,已成為媽咪的絕頂經驗。有時,Compulsive壓或被壓都可以是一種樂趣。
    撰文:盧燕珊
    錄於《香港經濟日報》1998年4月17日

     
     
  • 《我們的足球場》:英雄主義的濫觴

    從足球看人生,是基於個人生活形態的客觀論述。在綠茵場上,每支鍾愛的球隊、每個崇敬的球星、屬於球隊的足球風格,其實都代表了某種被認同的價值觀的進一步說明。在呂大樂等著的《我們的足球場》一書中,九個作者所寫的九篇文章,就正好演繹出九種不同的價值觀,有的是實用主義者如呂大樂,有的是英雄主義者如梁世榮,有的是連結著港隊經驗的而反映出港人心態者如梁款,總之各適其式,不一而足。
    香港隊地位低
    香港,其實是一個很奇特的足球場,內裏恐怕有一半以上足球迷,喜歡觀賞球賽。但數十年殖民地意識形態的洗禮,令本位意識銳減,紛紛傾向崇洋,吸著英國足球奶水大的我們便是一例,我們絕不像洋鬼子不理三七二十一總是盲目地擁護自己國家的球隊。香港隊?試問有幾多人真正擁護過。除了是每年的農曆新年賀歲波或是甚麼滬港盃、省港盃等,幾乎在眾人眼裏,香港隊都等同透明,根本毫不顯眼,亦難以得到關心。
    於是乎很多人都將這種現象歸結到港隊水準每況愈下的問題上,就連盧敬華、梁款等在《我們的足球場》書中也如是說。當然,港隊自八十年代以來,水準不斷向下調整,是令港人失去捧場意欲的主因。但更重要的是,本地球壇根本未能造就出九十年代的足球英雄,不像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球星如張子岱、仇志強、鍾楚維或稍後的胡國雄、尹志強、劉榮業、梁能仁等,可以藉著個人的魅力掀起大小不一的浪漫主義風暴。
    香港欠魅力球星
    雖然現代足球講求整體性組織、機動化走位、體力能耐,似乎是埋藏了英雄,但無可否認足球的可觀性依舊是倚賴著球隊的靈魂人物的個人魅力,諸如利物浦沒有了麥馬拿文、列納或奧雲,整體組織依然可踢得悅目,然而欠缺個人突破的埋門扣關剌激,總也叫人看得滿不是味兒。因此,回到香港球壇,沒有足球英雄的年代,即使南華的球迷再多,快譯通再不斷擴軍,對球迷來說也無補於事,因為,足球場始終是英雄地,那怕是沉默是金式的後衛如皮亞斯 (紐卡素)、前鋒殺手如朗拿度、迪比亞路、恩沙基、舒利亞,中場靈魂如碧咸、麥馬拿文,門神如舒米高等,若然英雄身份一旦被褫奪,球迷再不能掀起浪漫情緒,球賽的趣味也必然頓減。
    這種情況就如梁懿剛在書中所提到的公屋主場經驗。在公屋每座相連的中央電梯間,每每也成為了踢著紅白塑膠波的足球戰場,這裏雖不像公園球場有人圍觀,但依然阻擋不了英雄感的蔓延及衍生。正因為每個在場球員都有一分投入的英雄感,於是乎球賽的趣味才會濃郁。
    理性論述篇幅少
    在這本《我們的足球場》裏,每位作者都不斷從回溯舊日片段重新建構自己的價值觀及記憶,而儘管這裏並非每個人都高聲疾呼英雄主義的口號,但在不知不覺的字裏行間中,仍可發現他們對於球隊球員的英雄式偶像崇拜,而從足球看人生,其實亦可簡言之是個人對英雄夢想的追求,安地‧華荷 (Andy Warhol) 說得對,每個人均有機會成為五分鐘的英雄,而這種英雄感在球場上更明顯。
    《我們的足球場》內的九篇文章,幾乎全是個人的回憶錄,對於大部分的球迷,資料上並沒任何新鮮感,惟在憶述的過程中,卻往往勾起了共嗚,訴諸一種感性情懷。至於足球上從事理性分析的,卻佔很少篇幅,其中又以湯禛兆所花的理性筆墨最多。整體上,每篇文章皆有可觀的閱讀性,而對於波牛的我,更帶來不少個人回憶,只是感性充足之餘,理性的失落卻成了本書的致命傷,也許這就是球場個人英雄主義的延伸吧!巴西隊現在也要改變舊日森巴風格,盡量壓低個人英雄主義的高漲,講求理性的組織,將球場視野擴大。從足球看人生,理性之重要,亦是如此觀之哩!
    撰文:賓尼
    錄於『信報』1998年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