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最上一頁

書目及產品

 
瘋狂大康復

瘋狂大康復

作者楊淑彝   出版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ISBN962-8326-27-9售價HK$40“精神病於我,真的是由光明進入黑暗,又由黑暗進入光明;由自以為是進入絕望,又由絕望進入希望。”是誰說的?癡線的嗎?

──是的,本書作者曾有精神病纏身,語無倫次;但這番話是她康復十年後,在人生路上經過奮鬥、挫敗、反思、省悟,今天極度清醒下的體會。她是誰?是一名鋼琴教師、畫家、義工、長期病患、長期病患家屬、中年單身人士、獨居者,而且因服食精神病藥物,胖得像個“肥師奶”。她身份複雜兼奇特?不,她平凡不過,但是要克服這些標籤的挑戰,她很了不起。任何人,不論精神狀態,都要一讀她親自跟你說的親身經歷。
(後話一則:作者朋友知道本書已付印,急忙到書店查問:“退一步出版社的《瘋狂大報復》有賣嗎?”幸好,我們是“進一步”,我們是“大康復”。但願世界還有多點希望。)

此書經已售罄。

 
Share
  • 瘋狂大康復

    本報日前「社會實錄」報道,精神病人受歧視情況普遍,平機會將會介入,希望可以改善情況。報導的標題又說:「精神病人指遭醫護人員歧視」,我看是言重了。醫護人員日常都會有機會接觸精神病人,對他們的境況應有一定的認識。當然,曾患精神病的歷史,也確實是會影響醫生、護士的臨床判斷。一些比較不明確的症狀,例如眩暈,原因很多,醫生很多時都會結合病人過往患病的歷史來考慮。精神病患者的症狀,在無其他明確的原因可解釋下,很多時都會被歸咎為與精神病或所服藥物有關。有時,甚至精神科醫生也會走漏眼,誤把身體其他病變的症狀診斷為精神病。這與歧視無關,只是臨床判斷的問題。
    歧視精神病患者,在社會上確是頗普遍的問題。歧視,很多時是源於誤解,要一般市民瞭解各種各樣的精神病並不容易。精神病人一旦見報,總是負面的報導多,更加深了普通人對精神病患者的恐懼。最近看了楊淑彝小姐的《瘋狂大康復》,是過來人的第一手故事,覺得可以平衡媒介慣常的負面形象。當大家對精神病患者有更多的瞭解,不理性的排斥才會有望慢慢消失。這,當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錄於《明報》2000年4月21日

     
     
  • 瘋狂大康復

    這本小書,算是生活札記吧,只有百多頁,專心一點,一個晚上也就看完了。書的作者叫楊淑彝,看完了這本書,不要以為是楊淑彝陪你消磨了一個晚上,其實是你陪著楊淑彝走完了一段從精神病患到康復者的路程。這本小書一點也不輕。
    從精神病患到康復者,《瘋狂大康復》並沒有很多人想當然驚心動魄的描述,事過境遷,只有娓娓道來。因為楊淑彝跟你和我一樣,其實都是一個普通人。楊淑彝回憶照顧長期患病的父親、家人關係的緊張、工作帶來的壓力,還有身心俱疲,我並不感覺陌生,這些事情都曾經發生在我和我身邊的朋友身上。然後,就到了一天,楊淑彝這樣寫道──「出來拿了藥,遇見父親一個同事,因更年期神經衰弱,她看看我:『這麼小就神經衰弱?』大家都沒知識,以為是小事!」
    忽然就來了。精神病。我們知道得實在太少。我們或許曾經與之擦身而過,也許已經遇上了,可是我們不懂得,一任其發放最大能量的畏懼與害怕。楊淑彝溫柔而勇敢地述說著自身的經驗──「有些事情是改變不了的(例如死亡、要長期吃藥、副作用……),不如接受。」
    書是「進一步」出版的,就如之前出版的《我看不見,但》、《晚晚六點半》或《性是牛油和麵包》,「進一步」並沒有提供高深的知識,可是,它為我帶來了「常識」──認識周遭應有(卻常被忽略)的常識。
    錄於《明報》2000年4月21日

     
     
  • 精神病康復者自白

    對精神病康復者有芥蒂的人,只因不瞭解甚至有誤解,因為社會上極少空間給他們說話。
    楊淑彝是一位精神病康復者,二十多歲開始發病,三十幾歲接受治療,康復後半年,重教鋼琴,辦過多次學生音樂會及畫展,還當上義工。她撰寫的《瘋狂大康復》,是鮮有的一位精神病康復者第一身自白,道盡她康復後面對生活、家人、愛情、醫生、教琴生涯等的心路歷程,她總括得好:「精神病於我,真的是由光明進入黑暗,又由黑暗進入光明;由自以為是進入絕望,又由絕望進入希望。」
    楊淑彝的筆調,流暢簡潔,語帶自嘲,如書的扇頁上,作者簡介的年齡一欄:不惑之年,故現時頭腦清晰;擅長:生病,由零歲起至今仍在不斷考驗各大醫生;身分:精神病康復者;其中一章「情感住所」裏,作者說:「想不到一個精神康復者也可以拍拖,亦經歷失戀……」她初識男友,朋友勸她隱瞞病情,但她不想拍拖像個「賭仔」,左瞞右騙,便在雙方默認對方後,在男友面前服藥,坦告病況。男友反應出奇地冷靜,她狐疑,結果一年後分手。
    幸好她沒有自怨,反而自省:「其實失戀也給我一個很好的瞭解自己的機會,因為拍過拖,也不再著重浪漫那一方面的感覺了,也更加能瞭解自己需要怎麼的一種伴侶,知道哪種異性是適合我的。」處處流露她對生命的熱愛和積極態度。
    不過,正如作者說,她是個幸運的精神病康復者,有家人、朋友支持,更關鍵是有一位盡責及有愛心的醫生把她引進光明。
    錄於 東方日報 2000年4月12日

     
     
  • 絕對清醒的告白

    新書上場,讀者總會計較一下作者的身份:譬如最年輕的、是否靚女、是否專業?說到《瘋狂大康復》,作者是資深專業病人;現在是「遊手好閒」的無收入的義工,還是個用真名出書的前精神病人──楊淑彝。
    有病的人一定有出路,可能不是單靠藥物;心──積極念力,也是開端。楊淑彝分享的歷程,主要起點是她康復後,一段悠長的回歸生活經驗。
    要面對的可多呢?是。這一章佔全書三分之二,她有鋼琴學生,要面對生活,要克服有心無力的樂曲;在復康中心內,遇到昔日舊友,被知悉她是精神病患者的事實……有血有肉有濃烈情感的心懷,畢竟這不是精神病教科書。
    「精神病於我,真是由光明進入黑暗;由自以為是進入絕望,又由絕望進入希望。」這是曾經語無倫次,楊淑彝康復十年後,今日極度清醒下體會。開放的、寬敝的自由世界上,甚麼都有可能,有出路就像進一步,就像楊淑彝。
    錄於 經濟日報 2000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