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最上一頁

書目及產品

 
走在公義路上

走在公義路上

作者陳文敏   出版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ISBN962-8326-30-9售價HK$100十 多 年 來 香 港 的 法 律 爭 論 , 包 括 國 籍 法 、 人 權 法 、 公 安 條 例 、 終 審 庭 爭 議 、 新 聞 自 由 、 新 界 條 例 、 人 大 釋 法 等 , 陳 文 敏 有 法 理 、 人 情 兼 備 的 論 述 。

十 多 年 來 的 教 學 和 執 業 生 涯 , 當 中 的 小 人 物 小 故 事 , 陳 文 敏 給 你 娓 娓 道 來 。

二 十 多 年 的 人 生 抉 擇 、 家 國 情 懷 、 異 域 思 緒 , 陳 文 敏 將 過 去 的 散 文 、 遊 記 、 書 信 等 首 次 結 集 出 版 , 與 他 的 理 性 文 章 互 相 呼 應 。

此書經已售罄。

 
Share
  • 取捨

    世紀的去留,並不是每一個人均有機會經歷,在舊世紀剛逝,新世紀剛臨之際,回望過去的日子,反思面前的道路,於是將這書取名《走在公義路上》。儘管公義女神神情肅穆,但冰冷的面容背後若沒有悲天憫人,洞察人情世故的情感,公義便只會淪為冷漠的教條。公義路上,要堅持法理,也要兼顧人情,但當法理和人情不能並存,或當原則與當權者的要求或既得利益者的私利相衝突時,堅持原則的情操便顯得更為可貴。九七前後,香港社會和法治面對接二連三的衝擊,這些文字,記錄了當時的一些辯論,或許也算是部分歷史的見證。
    吳靄儀曾這樣說:「雜文是即興文章,抒發對生活時事的一時感觸。結集起來,不意竟成一幅當代心情、風情拼貼畫。」這段說話亦在公義路上多少是這本書的寫照。(摘自陳文敏著,進一步出版的《走在公義路上》的序言。)
    錄於星島日報 書摘互動區 2000年7月23日

     
     
  • 走在公義路上

    法庭內外的小故事小人物,令人感到公義的可貴。《走在公義路上》這本書,便是收集了一些真實的案例,希望透過這些故事,帶出實踐公義中的點點滴滴,讓讀者認識多一點在我們身邊的法律制度,也為這法律制度的實際運作帶來一些反思。 
    1. 阿杰的故事
    第一次和阿杰見面時,他給我一個不錯的印象,二十一歲的年輕人,樣子有點像十六、七歲左右,言談溫文有禮,臉龐還有一點稚氣,唯一與這印象格格不入之處是我們見面的地點乃法院的羈留室,他正要上庭面對一項極為嚴重的控罪。
    中三畢業後,由於成績欠佳,阿杰轉讀工業學院,其後被分派往工廠工作。年輕人不太喜歡工廠的工作環境,不久便辭去工作,工業學院的課程亦沒有念完。輾轉間終於在一頗具規模的公司當助理,並在晚間修讀電腦課程,本來是一個大好青年發奮求上進的故事,奈何一時誤交損友,開始嘗試一些軟性毒品。某一晚他和朋友在的士高為一位即要離開公司的朋友餞行時,其中一人問他可有辦法弄到一些「搖頭丸」,他一時逞強,收了朋友的現金便在的士高內買了四粒搖頭丸。
    就在他將搖頭丸交給朋友之際,便給在的士高內的便裝警員當場拘捕。同行的朋友承認托阿杰買搖頭丸作吸食用途,阿杰亦承認幫朋友買搖頭丸,並指他並沒有從中取利,結果朋友被控藏毒,並在承認控罪後給判罰款了事,阿杰則被控販毒,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就如一般年輕人在犯罪之後均會感到徬徨和後悔,阿杰沒有將事情告訴家人,他以為上庭認罪後也可以罰款了事。然而,販毒比藏毒作吸食用途的控罪嚴重得多。法官決定聽取感化官報告、戒毒所報告及勞教中心報告後才作宣判,期間阿杰得還押監獄,至此家人才知阿杰身陷囹圄。
    阿杰來自一個小康之家,父母忙於工作,以致疏於管教,父母子女之間也缺乏溝通,對阿杰在外的事情,父母所知甚少。
    阿杰出事以後,家人才猛然警悟父母子女之間的鴻溝。但他既然經已認罪,唯一的機會是求情輕判,但過往的案例指出,縱使法官在涉及少數量的軟性毒品時可酌情量刑,但一般販毒的判刑均為監禁。
    那一段日子,父母四出奔走,找律師,找朋友,找阿杰往昔的僱主寫求情信,找他往日的老師和朋輩作推薦,找親戚安排在事情了結後給阿杰安排工作。
    父母更不辭勞苦,每天到監獄探望阿杰,他們不但沒有怪責他,還給予他莫大的支持和關懷,幸好阿杰亦迷途未遠,經過這次教訓,決心腳實地從頭做起,他的悔悟和家人的關懷,感動了感化官和法官,最後法官極為例外地判他接受十二個月的感化,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家人聞判後喜極而泣,法官的判令令一家人可以重聚,令家人重新認識關懷與溝通,令一個年輕人覺悟前非和體會到親情可貴和重新接納家人,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公義。
    2. 堅持法理和兼顧人情
    這是一件完全沒有新聞價值的案件,但卻是一個有血有淚的真實故事,而正是這些在法庭內外的小故事小人物,才令人感到公義的可貴。《走在公義路上》這本書,便是收集了一些真實的案例,希望透過這些故事,帶出實踐公義中點點滴滴,讓讀者認識多一點在我們身邊的法律制度,也為這法律制度的實際運作帶來一些反思。
    除了這些公義的故事外,這本書亦收錄了過往十年在法律界的一些重大爭議。九一年港府通過「人權法案」,引來中國方面的強烈反應,認為「人權法案」違反「基本法」,作者認為這些批評主要源於對「人權法案」的誤解和偏見,書中更分析了「人權法案」對刑法、離境禁令及新界原居民的傳統權益的影響,以及九三年以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力倡人權為經濟文化的相對產物及其反對人權世界化的觀點。
    在法治方面,這本書亦輯錄了不少對法制具深遠影響的事件的評論:律師行業應否分併,至今仍是法律界內極具爭議的課題。新聞評議會應否成立,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而觸犯國家機密所帶來的反思,從船民案看香港法院和英國樞密院對人權的態度,從一宗轟動整個普通法系的冤案重新審視死刑的存廢,以至對法律教育的檢討、雙語法制的發展等等。十多年來的法律爭議一一重現,讓我們在歷史中再探索未來,而這一系列的文章,當然不可缺少的是去年人大釋法的風風雨雨,以及當前政府對法治的模糊認識和曖昧態度。
    世紀的去留,並不是每一個人均有機會經歷,在舊世紀剛逝、新世紀剛臨之際,回望過去的日子,反思面前的道路,於是將這書取名《走在公義路上》。儘管公義女神神情肅穆,但冰冷的面容背後若沒有悲天憫人、洞察人情世故的情感,公義便只會淪為冷漠的教條。
    公義路上,要堅持法理,也要兼顧人情,但當法理和人情不能並存,或當原則與當權者的要求或既得利益者的私利相衝突時,堅持原則的情操便顯得更為可貴。九七前後,香港社會和法治面對接二連三的衝擊,這些文字,紀錄了當時的一些辯論,或許也算是部分歷史的見證。
    3. 面對時代的思考和抉擇
    這本書的另一個特色是除了理性的評論外,它還收集了作者在過往二十年的一些感性抒懷的作品,當中包括寫給學生的文章、給朋友的書信和大學時代的作品。這些文章談到海外的所見所聞、九七的去留、教學的生涯和大學的歲月,有抒述家國情懷,也有談到對事業的抉擇、對學者與老師的期望、對生活的態度。有遊記,有短篇小說,也有年青人的狂傲。雖然這些文章不太成熟,但多少反映了面對時代挑戰時的思維衝擊和抉擇。如果這些文字能勾起讀者的感懷,或給年輕人一些反思或啟迪,便會是出版這些文章的最重大意義。
    書中的插圖,均為作者在不同時期的攝影作品,當中有北京西單的民主牆,有象徵刑法公義的奧卑利刑事法院,有雲南麗江的玉龍山;也有隱現雲海中的黃山,有劍橋的寧蘊,也有莫扎特故居前拉小提琴藝的孩童,有布達佩斯的黃昏,也有大澳的水鄉;但願這些圖片,能為枯燥的文字和歷史平添一些點綴。
    (作者是香港大學法律系主任,本文摘自作者新著《走在公義路上》,進一步出版社出版。)
    錄於明報 2000年7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