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最上一頁

書目及產品

 
《牛頭角兩小妹》

《牛頭角兩小妹》

作者譚美卿、陳碧雲   出版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ISBN962-8326-42-2售價HK$50成長是一片令人過目不忘的風景。

回望過去,還是有訴說不盡的人情舊事。有些惆悵感傷,有些甜美甘酒,彼此交纏錯疊,滲進記憶的底層,不經不覺成為自我伸延的一部份。

譚尾卿和陳雨云在牛頭角上村成長。舊區混滿血汗與淚水的草根生活氣息,一直伴隨著她們,悄悄地走了過來。譚尾卿和陳雨云今天已經長大成人,看過世界、談過戀愛,跌過、痛過……但對牛頭角的戀棧還是揮之不去。既慈祥又痴呆的婆婆、三頭六臂的媽媽、纏綿抵死的任白、不明不白的性疑惑……段段都是情意綿綿的私密回憶。你一頁一頁翻下去,總有一頁令你流淚。

此書經已售罄。

 
Share
  • 一個城市的最後記憶

    財政司司長以一曲《獅子山下》,呼籲港人團結一致,共赴時艱。但他忘記了,香港社會結構已經轉變,今日的香港與七十年代的香港已迥然不同,香港市民所擁有的記憶,已不再是胼手胝足、自力更生的艱苦歲月。我地大家是否仍能「攜手踏平崎嶇,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不無疑問。
    是的,那也許是香港最值得懷念的時代,艱難的五、六十年代已經過去,四日供水一次時「樓上閂水喉」的聲音已不復聞,六七暴動的創痛已平復,香港正蓄勢待飛。殖民政府立下宏願,要有超過一半人口住在公營房屋,三、四十歲的這一代人,很少不會與屋村搭上關係。有的人可能一生都在屋村度過:在樓下的幼稚園、天台上的學校接受教育,在隔鄰的山塞廠打工,跟對面屋阿B女結婚,一家五六口、三代同堂。公廁裡常有人偷窺,樓梯轉角總有人吸毒。但鄰舍守望相助,柴米油鹽互通有無。混亂中又有秩序。
    時光流逝,舊屋村大都已拆卸重建,僅餘的,年輕人能遷出的大都遷出,只餘老人家留守。即使這些舊單位,許多都已裝上冷氣,新的屋村設計現代化,家家獨立,不再互通聲氣。社會日趨富裕,五年之前,樓股炒兩炒便發達致富。市民階層結構也更複雜,大家已不再有一種共同的記憶,《獅子山下》的歌詞,很難再引起共鳴了。
    但,仍有人以成長於舊區為幸、為榮。仍有人緊抓屋村歲月的僅餘記憶,在闊步邁向前路的同時,不時回望往日生活的暗角。其中的兩位,近年活躍於小劇場,以即興劇的形式,演繹過去的回憶,據說「四十歲以上的人看到都會涕淚交零」。現在,她們把部分記憶凝住,印刷成書,花斑斑的封面,包容的卻是略帶傷感的個人成長故事,書名為《牛頭角,兩小妹》。
    實在的說,這是一部漫畫與文字的合集。繪圖的是二犬十一咪,她之前的幾部個人漫畫創作,都為讀者受落。至於兩小妹,一是譚尾卿,一是陳雨云。至於她們的背景,書封面摺口上略有介紹,但字句混亂,要讀者自行重組,也就不要管他了。只是封面上前者自稱「節目統籌」,後者自稱「醫生」,又據內文的描述,兩人都為女中丈夫,起碼在相貌上是這樣。
    她們的故事都很簡單,卻應是不少由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生活過來的人的共同記憶。一家八口一間屋,做家庭手工業幫補家計,堅毅勤勞的家庭主婦,既親密又疏離的家庭成員關係,都是三、四十歲這代不會陌生的。譚尾卿和陳雨云點到即止的陳述,雖未至於令人一灑同情之淚,那隱隱的情意,和對心靈溝通的渴求,都有一種深沈的感人力量。二犬十一咪的插畫,並非實景的描摹,而是情緒的襯托,有時跡近誇張失實,在這裡卻起了陌生化的效果,讓讀者抽離一會,再回味文字,然後再投進文字去。
    兩位作者都不約而同的突出與最親近的女性的關係,譚尾卿和婆婆,陳雨云則和母親。婆婆患老人痴呆症前後與母親的感情糾纏,帶出婆婆年輕守寡的辛酸往事;陳母的突然患病,道出傳統女性為了家庭捨己忘身的情操。當然還有兩位現代女性主角謀獨立時,不得不與至親疏隔的心理交纏。從那些艱苦歲月走過來的人,都難免有所共鳴。由人生到劇場,到文字,其實也不外在人生大舞台上兜兜轉轉而已。這樣的故事,應該可以繼續發展下去。